www.69997aa.com_www.36669.com-【申慱sunbet反水】

来源:KD承诺留在奥克兰?!打擦边球来挽留杜兰特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5 08:09:36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现实题材成为网络文学新亮点 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标题分割#  图为电视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剧照,两部作品都由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核心阅读  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网络文学作者不再满足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力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的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  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的陷阱,质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验  经过20余年发展,网络文学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重要内容支撑,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兴文化现象。在文学形态上,不少人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仅仅是传统通俗文学的网络版,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审美形态和表现手法还显得比较单一,审美可能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开掘。  面对新问题,部分网络文学作家开始挑战现实题材。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作品显示出日益强劲的发展态势,作品数量节节攀高,总体艺术质量不断提升。通过强化与升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逐渐成为网络文学新趋势,体现出网络文学创作战略性的观念调整和美学转向,并将为网络文学开辟新境界提供新的美学空间和历史机遇。  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为突出特色,发挥网络传播优势,弥补通俗文艺较大的市场缺口,网络作者以玄幻、仙侠、穿越、架空、言情等类型小说作为突破,逐渐建构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在受众中拥有较高关注度。在网络文学发展进程中,以类型文学生产与IP开发为经营重点,网络文学商业化生产机制逐步建立完善。对于这套商业机制,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在培育读者市场、推动创作繁荣上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缺乏克制的商业开发会损伤网络文学的艺术品质,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模式也会抑制创新活力。  比如,幻想类的类型创作一度以奇幻想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但最近几年后继乏力,创新不足,不少作品是对现有文本的模仿与综合,给人似曾相识的阅读印象。一些网络“大神”新作也难有新意,自我重复现象比较普遍。在与网络游戏的改编联动中,打怪升级、“废柴”爆发成为玄幻小说主要叙事模式,人物性格、情节线索的雷同和人为拉长的篇幅使得越来越多粉丝兴味索然,纷纷离去。正当此际,现实题材创作开始发力。齐橙的《大国重工》、小桥老树的《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阿耐的《大江东去》、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等作品,既以敏锐的现实关切把握时代的脉动,又保留了网络文学活泼生动的文风。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一批玄幻小说作家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表明关注现实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圈的新风尚,《守护时光守护你》《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作品展现网络文学作者新的艺术取向。  内推外引造就新趋势  寻找新的创作生长点是推动网络文学现实转向的内驱力。在最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创作中,“技术流”写作渐成气候。譬如《大医凌然》作者为真实再现医院环境,多次深入医院考察体验,查阅大量医学文献,作品细节生动逼真。这种求真负责的态度成为提升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保证。以《网络英雄传》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品,其作者都以见证者与亲历者角度记录大变革时代风云变幻,笔下的现实打上鲜活的生命烙印。作品不回避,不夸耀,不人为地添加主角光环,紧接地气,扎实写出平凡人在奋斗中艰难成长的英雄情怀。  在现实题材创作渐成气候的背景下,政策引领顺势而为,为网络文学转型与革新创造条件。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组织开展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已经连续举办四届,现实题材创作一直是重点推介的板块。中国作协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和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活动都优先扶持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更是目标明确,力推现实题材创作。在政策层面上,文化与文学相关部门逐步建立现实题材的生产引导机制,不断推动现实题材的拓展和深化。  品质提升是真正考验  在媒介融合趋势下,“印刷文学/纯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的对立性分工逐渐消除。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增强,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不再满足于偏居一隅的写作状态,而是不断提高创作难度和厚度,向现实题材发起正面强攻。网络文学创作对现实题材的拓展与掘进,正在改变网络文学渐趋刻板单一的写作状态。多种题材、多种创作方法的竞争互动有利于激发网络文学活力。幻想类、历史类和现实类的创作通过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使幻想类创作避免遁入虚无缥缈,使历史类创作走出戏说和套路化,使现实类创作厚重而灵动。另一方面,在网络媒介与印刷媒介深度融合背景下,我们很难将作家区分为纸媒作家与网络作家,网络文学与纸媒文学的交融将是必然趋势。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网络文学与所谓“传统文学”相互渗透,有不少作家跨界写作,他们既有作品在文学网站连载,也有作品在纸媒首发。在创作手法和创作风格上,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与纯文学创作既各有侧重,又遥相呼应,将前者偏重趣味性、时效性和后者偏重艺术性、思想性的特点结合起来。当然,网络文学要真正地实现主流化,不能靠数量和噱头取胜,关键还是要产出具有创造性的、划时代的大作品。  现实转向给网络文学注入新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网络写作者将目光从虚拟空间中抽离出来,转向广阔的大地和沸腾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于记录那些听来的故事,而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广阔的现实,描绘那些与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鲜活图景。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讲述一位支教老师和一个通信兵坚守贫困山区的感人故事,视角新颖,细节生动。罗晓的《大山里的青春》描写一个支教的高才生、一个年轻的村主任和留守儿童的相遇与交织,在相濡以沫中迸发出情感的火花和人性的光芒。《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和《韩警官》的主人公都是警察,作品分别讲述智勇双全的卧底缉毒警官、基层警官的成长故事,既交相辉映又别有洞天。沐清雨的《翅膀之末》双线并进,既写出情感的波澜起伏,又展现民航业发展历程和民航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蒋离子的《老妈有喜》以母亲怀二胎为中心情节,关注青春期女儿和中年母亲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幽默风趣的笔触和积极的价值取向观照现实生活中的酸楚和喜悦,剧中人物在磨合中达成理解,在磕碰中共同成长。值得肯定的是,与幻想类作品相比,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篇幅上较为节制,结构比较紧凑,表达也更为精炼。  总体而言,近年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广度上不断有拓展,广泛涉猎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现实生活,但在表现现实的深度上亟待加强,还要避免题材撞车、文字粗糙、艺术同质化的通病。以京杭大运河主题为例,2018年集中涌现一批大同小异的作品,个别网站的作品标题如孪生兄弟,缺乏辨识度。在这几年的网络文学征文活动中,有一些“冲奖文”主题先行,拼凑成文,堆砌空话套话,缺乏对现实的深入接触与深刻理解。有一些作品仅仅是对新闻报道的组合与改写,文字比较潦草,停留于对现象的匆促跟踪和对故事的简单铺陈。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要真正有一番作为,不应片面追求产量快速增长,需警惕泡沫化陷阱。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创作已经遍地开花,对于其后续发展,质的提升才是真正考验。  (作者黄发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制图:蔡华伟

编辑:www.69997aa.com_www.36669.com-【申慱sunbet反水】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yuechengca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野村伦敦办公室或大裁员中国市场将成重要收入来源 视觉中国“版权卫士”的形象得名副其实 北京西城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建华拟任区委常委 与创始人存在纠纷: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下架比特币SV 苏丹国防部长奥夫宣布接管国家 反对有效!华盛顿州放弃对黄金和白银征税的尝试 83岁谢贤疑与小49岁女友COCO完婚?金像奖现场无名… 迪士尼大举押注流媒体:用低价和内容挑战Netflix 现代ENCINO昂希诺纯电动将于10月上市 利物浦遭对手狂奶:红军当世最强攻击力太强大了 路威酩轩老板阿诺特承诺捐款2亿欧元助修巴黎圣母院 曾力挺洪欣交往张丹峰陈慧珊改口:路自己选的 德甲超级少帅示好拜仁:我梦想有一天去拜仁执教 Netflix拟于艾美奖前发行杂志在好莱坞宣传自制节目 多位日本官员澄清臆测称消费税上调不会推迟 参与京东贷款购房计划员工被裁员后自杀?企业回应 亚马逊将撤出中国电商市场 以色列“传奇间谍”差点当叙防长其遗体或将被归还 农业农村部:对自行开展非洲猪瘟检测给予经费支持 中国一季度经济增长6.4%这次真的不一样 瑞幸们没有“暴利”? 苹果被指控证券欺诈投资者称其隐瞒iPhone需求下降 《复联4》记者会美女翻译爆红竟还开公司捧男团 现实版戏如人生?马国明曾呛声许志安:拖泥带水,不会一心… 玫瑰花窗是否受损?巴黎圣母院火灾后内部照片公开 亚马逊通知商户:从7月18日起将不再运营中国国内市场 善心人士暖心送米到偏鄉仁愛學童感受社會溫暖 恒大帝星喜提中超专属区域得此buff目标冲金靴? 官方对西安女子维权涉事4S店立案调查:退车退款 杨玏《黑色灯塔》杀青曝剧照搭档吴倩上演律政剧 王思聪力挺吴亦凡新歌:歌真的挺不错凡凡也很man 降价潮来袭车市“回暖”可期? 杨元庆:PC市场见底联想不做汽车中国区仍是大本营 巴克利求詹姆斯解说季后赛!詹皇是这样回应的 赵忠祥吐槽倪萍被逮个正着话锋秒变求生欲满满 秘鲁前总统自杀:两任总统因地铁招标受贿被捕 港媒曝郑秀文情绪崩溃众好友发声安慰帮渡难关 韩亚航空股价飙升30%有报导称母公司将出售对其持股 阿米尔汗名作翻拍中国版由《让子弹飞》副导执导 黄心颖就出轨许志安发文道歉:接受惩罚承担后果 看不下去了!这两天外国网友也都在疯狂@奔驰 周慧敏晒与朋友近照腰身纤细露甜美微笑状态好 周末Whattodo|波特蘭活動集 郭台銘參選?賴清德:願承擔的人都出來 电影《破门》举办观摩研讨会获评写实且思考深入 刘强东朋友圈回应京东裁员: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Zoom挂牌纳斯达克首日大涨72%市值达161亿美元 最低额度!Facebook在俄罗斯遭遇罚款47美元 陈晓与马苏等比心合影手势不标准被侃“数钱” 真土豪!昨天一年轻人在杭州1000万买走35公斤金条 多家品牌密集战略签约云集借会员电商加速渠道下沉 这些大企业去年没纳一分钱税却一点事没有 宝宝辅食添加正当时 全景网络网站已能打开检索国旗、国徽等图片均无果 宝马X7正式上市售价100-162.8万元 比速科技暂七连升现涨逾1成创两年高位 曝曼联pk尤文巴黎夺欧洲红星中场大将24场进28球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高盛上调渣打至80港元确认买入 贝莱德CEO警告:美股现在面临的风险并非崩盘而是融涨 吴晓波频道离开吴晓波还能卖出高价吗? “非洲版阿里巴巴”Jumia连涨三日累计涨幅已达19… 又变脸!赵本山女儿整牙脸部肿成面包,网友大呼“原形毕露… 2019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工人先锋号拟表彰人选公示 HUAWEIP30系列让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艺术家 纪录片《港珠澳大桥》亮相北影节聚焦中国桥梁人 三星折叠屏手机出事了! CWTINT'L融资违约被要求即时偿还14亿贷款 经济衰退无解:不来一场金融危机就别指望央行出手 明星带孩子时遭斗鱼主播跟拍律师称需保护未成年人 究竟是谁?央视导演吐槽出道一年组合耍大牌 船长|学者型船长大卫·伊梅尔曼也是潜水教练 官员受贿案细节剖析:收钱后没“打招呼”算不算受贿? 巴萨大将为科斯塔求情:禁赛八场?这过于严厉了 看看刘鑫这种人,你就知道人心可以有多坏 展示星途未来造型设计理念星途E-IUV概念车发布 艾文礼受贿6400万判8年什么理由?审判长答记者问 中国汽车陷保量营销黑洞30年来依赖政策和价格刺激 中国穷人的孩子,正在被手机废掉 首控集团间接全资附属获保荐人资格 英特尔盘后涨超4%宣布退出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 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新闻中心正式启用 瑞幸咖啡获1.5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29亿美元 揭露郑俊英事件记者:群聊成员侮辱慰安妇 华为雇了个美国人特朗普大吼“我不同意” 什么辣眼剧情?杨戬竟和妲己谈恋爱… 被曝与许志安秘交近两年黄心颖关闭社交网络评论 美系豪华的尖兵凯迪拉克CT5官图发布 金卡戴珊谈坎耶精神问题坦言服药不是唯一选择 薛之谦台北演唱会收官感谢田馥甄吴宗宪到场支持 饮料行业40年沉浮录:像娃哈哈一步一个脚印已不可能 调查:台湾上班族“疯美食”愿意排队等53分钟 微软推出XboxOneS全数字版:只靠网络下载游戏 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5条建议 神吐槽:旁边几个一看就不会打球!瞎兴奋啥呢 湖人新总裁赔率:詹姆斯老搭档领先科比第二高 富瑞:维持舜宇光学跑输大市评级目标价70港元 《神奇乐园历险记》曝光角色海报激萌主角欢乐亮相 印纪传媒实控人变“老赖”市值从460亿缩水至56亿 吉利星越“暗夜骑士”限量版4月15日预售 “縮小版”宜家來了!宜家“市中心店”正式落戶紐約曼哈頓… 欢迎来到未来世界凯迪拉克XT6外观解析 2019上海车展探馆:宝马VisioniNEXT概… 李小璐方就网曝离婚书辟谣:假的我们一定会追责 杭州中升之星奔驰案二审判决:退一赔三赔偿车主270万 美称拟在罗马尼亚部署“萨德”支持北约反导防御 张鹭:未赢上港太遗憾不会再差无非就是倒数第一 分析师:奈飞缺乏好的商业模式科技股还有更好选择 西甲-瓦伦西亚3-1紧追前四黄潜客胜暂离降级区 \"风云巨变\"前夜探访格力电器内部人士称现在太敏感 2019上海车展:日产全新轩逸静态解析 Netflix拟投资1亿美元在纽约新建制片中心 美媒:中国军队正探索将信息化战争变为智能化战争 富荣基金固定收益周报:宽信用起效社融进一步企稳 郭台铭确定参选2020!谁会是富士康接班人? 日本福岛一核3号机组报废核燃料目标或难实现 贾乃亮否认网传离婚协议书:凭空捏造已完成取证 世行与IMF春季年会警示全球经济三大不确定性 破产企业到百亿市值葵花药业实控人退休后涉嫌杀人 视觉中国黑洞照片使用说明遭质疑律师:谁都能用 崔康熙;抓不住机会赢不了球哈姆西克优秀也要时间 Uber上市估值目标最高1000亿美元 首度曝光的黑洞有名字了:夏威夷语寓意深刻 奔驰金融服务费刷屏:4S店力推贷款买车背后的好处费 五矿资源首3个月铜产量下降10% 2018年中国人爱读什么书:北京人爱历史,上海人热衷研… 副省级城市同时任命两名“常委副市长”(图) 中国石油:覃伟中辞任公司董事职务 巴黎圣母院起火前23分钟火警曾响却给了错误定位 宋慧乔专宠的奶油白才是春天的味道 上市首日飙涨83%Zoom能否真正逃出独角兽破发魔咒… 分析师:三个理由告诉你为什么仍然看涨黄金 专家:“超级真菌”在中国大规模暴发可能性较小 打造红色旅游新品牌延安万达城启动 港媒围堵黄心颖姐姐黄心美反问记者后匆忙离开 《喜剧人》张浩化身\"戏精本精\"陈印泉侯振鹏互怼 巴黎圣母院大火后人气反增中国游客表示想去实地纪念 Highlight官网删龙俊亨名字涉郑俊英案退出组合 独居老人遇上“小皇帝”:让养老院开进幼儿园有点难 中超第5轮转播计划:央视播三场富力斗申花受关注 太阳打嗝:喷出神秘高温“团块”大小超地球500倍! Instagram收紧内容策略:“打擦边球”将被降权 药明生物跌逾3%抗癌药优先纳医保目录 巴黎圣母院大火后人气反增中国游客表示想去实地纪念 皇马又一妖人已获得齐祖信任下赛季他铁定留队 李若彤发文感谢粉丝陪伴:我会陪你们一起走下去 花旗:腾讯已度过2018年挑战重申是新首选 以色列探测器最后时刻登月失败“创世纪”坠毁 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看法的正确之处:货币政策贡献大 美国一只食火鸡杀死主人后潜逃,至今下落不明 优信大跌市值缩水:创始人戴琨上市前套现上亿美元 视觉中国暂时关闭全国小编都在喊:不敢配图了 亚振家居有何隐忧? 2018年亏损严重净利三年连降 陈随州:东风雪铁龙今年将销售新能源车 策略师:大规模裁员是德银和德商行合并的唯一出路 連續3年獲獎多倫多這家20年亞洲美食老店一次性滿足… 金威医疗出售内地私营医院料收益约1242万 反思老牌商场关闭潮:新型商业须走综合立体街道模式 京东高管:京东下步将向总监“开刀”4月份完成调整 槍撿不完吳釗燮推特秀飛行裝 去挪威怎么走方便?首条中国直飞挪威航线开通 -45!篮板王成2000年来最惨首发对方最高达+38 外国学者:斯里兰卡债务危机不应归咎中国 德比频现大飞铲!杨旭报复踢人逃红十多人大冲突 中岛徹:中国消费者对马自达的造车精神非常认可 老牌好莱坞电影明星也想当网红卖化妆品赚大钱了? 多倫多那些值得一試的牛尾菜餚 OYO酒店因“不道德行为”解雇中国子公司25名员工 高盛:料内险股将陆续发盈喜给予平保等买入评级 直击|华为推Tech4All计划帮助5亿人从数字经济… 影响4万亿监管明确:可投A股的基金都能买科创板 爆料:韩旭李月汝外另3名女篮球员收WNBA合同 美拟对中国光伏电池产品发起337调查商务部回应 18岁小将400自冲击孙杨王简嘉禾一生之敌神勇 快讯:袁富华《翠丝》获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深击|当互联网巨头下场买菜 中国赛特发行年息0.1厘的千万元债券 优衣库老板柳井正\"打败\"孙正义时隔2年重夺日本首… 许玮甯点赞风波仍未平台媒曝其新戏已遭换角 《欢迎来北方2》定档5.10聚焦北漂族回归初心之路 遭绝杀只因他太强?四连跪泰山在这里永远低着头 足球高于仇恨!曼联曼城缅怀利物浦惨案丧生球迷 京东奢侈品平台TOPLIFE体面收场 12.79-15.99万元上汽大众T-Cross上市 苹果添加“确认订阅”步骤:为用户做出的细小改进 传唱经典!许魏洲演唱《沁园春·雪》怀敬英雄 西部三队将抛硬币决定选秀签位更刺激的是这 中广核电力:首季上网电量增13.87%至38707.7… 圆明园遗址公园:衷心祈愿文物都能够远离灾难 华裔男子带鲜活蛤蜊返美遭查获接刑事控罪传票 他曾因网暴被逼退出微博,如今凭实力转型成功 新能源车补贴有望放宽特斯拉股价上涨 笑尿!对手三分出手三不沾,西蒙斯的表情亮瞎 狗仔队状告比伯开车伤人诉状称造成永久性残疾 五问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捕风波 宗校立:梳理欧央行利率决议英国脱欧美联储会议 明晟将对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的过渡推迟至11月26日 预售20-27万红旗HS5于5月1日开启预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