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69.com_www.36669.com-【sunbet开户】

来源:美证监会就排放作弊丑闻起诉大众及其前CEO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5 05:32:06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编辑:www.36669.com_www.36669.com-【sunbet开户】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tietiek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融创中国上升4%花旗指内房数据有惊喜 北京互金协会:金融超市及互联网平台下架现金贷产品 两部门确定中国境内无住所个人居住时间判定标准 海天国际去年利润19.169亿人民币股息0.19元 政协委员:中国在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中扮重要角色 中国花滑队抵达日本参加世锦赛葱桶组合状态回升 變態醫師自榨精子 對女病患授精懷孕生48子 上海车展亮相合众发新款概念车设计图 足总杯-阿圭罗争议球绝杀曼城0-2落后3-2逆转胜 知情人曝出香蕉娱乐雪藏陆定昊原因:私联品牌 顺丰2月速运物流业务营收49.47亿元同比下降16.… 28个省会和副省级城市文明城市年度测评:济南第一 大学教授课堂拿郑俊英视频开玩笑已被校方开除 新西兰枪击案:枪手换3次弹夹向前排人群逐个射击 欧阳娣娣晒与爷爷亲密合影大长腿不输欧阳娜娜 勇士7胜0负定律告破!这波只有马刺顶得住 日本增强陆空攻击力动作频频:研发新型导弹扩充基地 京东白条黑洞:百余判例凸显审核漏洞面签官走过场 涉及到量子力学时,“共同的客观现实”或许不存在 中国超3亿人有睡眠障碍成年人失眠发生率近4成 此人一来勇士更强了!助攻进球比创赛季新高 2019海帆赛全环赛队集结再出发收官之战打响! 梅西绝了!西甲历史第一神技小罗C罗跟他没法比 世锦赛韩聪赛后偷吻隋文静冰迷直呼:太甜了! 赛琳娜坦承新专辑制作进展顺利仍难免心怀焦虑 生产指导引人不安,投资者要小心特斯拉的哪些举动? 外国记者八卦葱桶是否是情侣两个细节真的好有爱 2018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和2018年美国侵犯人权事记 旷视科技拟不同权形式在港上市最多筹资78亿港元 碧生源也“瘦身”:减肥茶营收下降净利亏超9000万 中超抗韩为何大溃败?外援实力弱了泡沫也就破了 美银美林:中国平安目标价100.48元维持买入评级 港铁相撞列车环境狭窄难移走具体修复时间未知 板橋捷運工地驚現未爆彈軍方防爆小組處理 增值税下调豪华车品牌纷纷降价最高降幅8.5万元 宁泽涛退役后首度亮相形体有点消瘦开启新生活 成都一小学食品问题引百余人堵路12人被强制带离 首家无人智慧奶茶店落地上海机器人制茶只需90秒 12+8+6+2断2帽!从毒瘤到大腿考辛斯真香! 陌上花开饮一杯罗讷河谷白 白岩松:朋友圈有价值东西没那么多我跟手机不亲 特斯拉重启颇受欢迎的车主引荐奖励计划 于谦分享爱\"烫头\"原因这次牺牲爱好将头发拉直了 \"是时候删除FB了\"WhatsApp联合创始人抨… Facebook屏蔽白宫社交媒体主任页面:太像机器人发… 资本博弈高清成像风口:8K、OLED产业链成长待考 韓國瑜會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禮賓府共進午餐 人人车危局宣告直卖模式彻底破产二手车下半场开局 韩媒:韩国足协提交与朝合办女足世界杯的意向书 谈资315特辑|Supreme开启中国打假小红书… 中国男篮确认出战NBA夏季联赛至少跟5队交手 国外的日子不好过?摩拜宣布将退出新加坡市场 研究生“过期”被退学媒体:别指望大学里躲清闲 北京奥运火炬手金晶拟任上海普陀国企董监事中心主任 东风雪铁龙再降销售目标母公司在华销量已三年大跌 广西一执行法官积劳成疾上班时突发疾病不幸离世 比尔·盖茨:AI应该被用来改善教育和医疗 软银和其他投资者拟向Uber自动驾驶部门投资10亿美元 瑞声科技现价转升近1%去年纯利跌近29% 刘若英晒儿子滑雪帅气背影照发文讲述全程经过 中国悲!国足狂丢14球90分钟没赢过选弱队还是输 沈腾不满被评亚洲最帅第21搞笑回应:拒绝领奖 量子加密技术存在缺陷,被破解? 力帆公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扣非净利同比大亏 两年三张罚单罚金82亿欧元欧盟为何追着谷歌反垄断 8K\"元年\"彩电暗战正酣索尼、三星、夏普\"三国… 科学家发现83个超大质量黑洞或与已知宇宙一样古老 斯科尔斯执教31天后辞职现在他终于懂穆帅的苦 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枪击案造成49人死亡 亲爹生死让网友投票决定这个锅甩不得 14地已落实独生子女护理假还有4省份政策在路上 “不明扣费”占网络消费投诉1/3“消费陷阱”待填平 真老了还是带着伤?这3个瞬间詹皇以前绝不会有 中山高南下高雄鼎金路段連環撞 自小客幾乎成廢鐵 第九批游戏版号下发共计达93个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坚决不去做家电 建议将0-3岁子女养育费用列入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范围 美的回应央视点名“特约服务网点乱象”:将严厉处理 新科“绿委”郭国文:不好意思蔡英文我支持赖清德 阳光油砂去年度亏损收窄至1.27亿加元不派息 美股牛市已满十周年道指30000点遥不可及? 短期来看,这七大因素将推动美国股市创历史新高 瑞信:华润电力给予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20元 里昂:港灯维持沽售评级目标价6.6元 男人结婚就会变?揭秘男人结婚后变化 “5G+医疗”时代到来?国家卫健委:应科学审慎探索 德银:腾讯目标价升至416元维持买入评级 伊布:博格巴是个球痴他能变成世界最强球员 睡在《我爱我家》成绩堆上?英达:这对我不公平 家长报警称娃被抱走两嫌疑人落网婴儿确认已死亡 阿Sa三度提名香港金像奖影后男友下场为其拉票 2019机遇之城在哪里?京沪港穗深排前五 昆汀新片预告公开惊现布拉德·彼特对打李小龙 衛福部:積極爭取參加WHA目標不變 天下图控股与潜在投资者磋商重组 新西兰枪手解雇律师自我辩护或庭审传播极端观点 BMO:美股美债表现分化股市短期前景不佳 小鹏回应特斯拉起诉前员工盗取自动驾驶代码:已启动进一步… 国都香港:外围市况造好料带动恒指高开 韩国超巨星性招待、迷奸、偷拍|“被性侵那天,你穿了什么… 达利欧:全球债务持续上升不确定性加剧 响水爆炸死里逃生的工人:在父亲鼓励下等到救援 江苏盐城爆炸核心区多名被困人获救借电话报平安 美股近150年回报率分析:\"时间\"真的能换来\"空… 海尔董事局副主席梁海山:生态的核心是带来增值 郭麒麟拍戏时鼻梁伤得太可怕了,再差一毫米眼睛就毁了! 女医生高铁上救人却被索要医师证铁路南宁客运段致歉 山东通报专升本考试作弊案:已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 新增1.5T车型东风本田新款XR-V申报图曝光 华为升级IoT战略余承东:做产业赋能者而不是掠夺者 德国政府据悉考虑在两大银行合并后继续持有股份 一点资讯陈彤:信息流环境下做严肃新闻无法一骑绝尘 日本粉丝请愿李宗泫不要退队:给他第二次机会 对冲基金经理:债市已经敲响警钟人们却视而不见 萩野怎么了?日本媒体整理“后奥运时期”大事件 蔺海波任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此前在东北林大任职 广发策略:当前配资监管对市场的影响与15年有何不同 华为P30Pro再曝光:全新配色之外还保留了红外遥控 新东方在线已经开始簿记,3月28号正式登陆港股 中国新高分卫星“上岗”打破垄断还将发射高分七号 美军预算怎么花:战舰将超300艘核潜艇是大赢家 你买的网红洁面仪竟是假货?成本仅8元发货自义乌 315调查:威马汽车信用危机升级 谷歌又被欧盟罚款14.9亿欧元两年共被罚82.5亿欧… 恒大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郑州?官方:网传信息不属实 武磊输球仍获西媒好评:踢球很勇敢射门需提高 联姻全通教育,吴晓波旗下杭州巴九灵谋曲线登A 小朋友几岁才有能力照顾宠物? 微软推出游戏开发SDK:移植XboxLive到iOS… 老虎证券IPO创始人巫天华:助华人投资全球优秀公司 盐城爆炸企业曾被国家安监总局点名,存13项安全隐患 比米家更便宜的Redmi生态链产品要来了? 陌陌秘密发布6款产品,团战泛社交泛娱乐 杨洋“失信”内幕真相曝光坐地起价片酬一年涨八倍 古天乐与外国美女对戏称尴尬:她们可以我没问题 恒盛地产急涨25%料去年亏转盈 2018中国运动员传播影响力榜石宇奇第10林丹第22 新澤西周末美食好去處(3/15/2019) 內陸帝國野花茂盛遊客人滿為患 沙特被正式纳入富时罗素新兴市场指数 波音737Max防失速系统存缺陷美联邦航空局饱受质… 中国50城房价收入比:在深圳买房最费劲!长沙最轻松! 泰国大选拉开帷幕民调称最终投票率或高达97% 火箭差点被裁判冤死!好帽被吹犯规报告咋圆? 特殊高中录取分数线公布史岱文森最高 美日合研新型雷达对付中俄导弹或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 Theranos前员工努力掩盖丑闻但求职困难 三亚涉恶大案开庭167名警力庭审现场保安全 如何浇灭宝宝的火气 国际支付领域火并加剧:FIS350亿美元收购Worl… 神吐槽:好男人西蒙斯遭查岗詹娜怕他去绿衫军 担忧关键技术领域掉队默克尔呼吁欧盟制定战略 美国最大高校入学丑闻背后:枪手可按需求得分 央视点名“家电售后乱象”西门子:解除涉事公司合作 不要密码钱被隔空刷走央视曝光后银联回应了 2020乒乓球世界杯举办地揭晓德国泰国获举办权 阿Sa与百亿太子爷十指紧扣现身街头,一个细节暗示她将嫁… 芬兰蝉联全球最幸福国家美国人幸福感持续下降 巨人网络:证监会恢复对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审查 盐城工厂爆炸目击者:像原子弹爆炸玻璃碎一身 华兴资本2018年收入2.1亿美元经调整净利6730… 內政部:身分證未定案國旗不該是個議題 深击|调整过后网易教育如何驶入大众市场? 日本又一知名赛事与ONE冠军赛达成深度合作 两岸战机对峙时同称“中国”大陆飞行员温情回应 皇马又曝重磅转会目标!齐达内钦点挖曼城天王 刘德华因堕马致新片延期上映:多谢他们等我4个月 网易《明日之后》全球营收突破1.25亿美元 英国脱欧变拖欧?欧盟亮明立场:我们不做\"亏本买卖\" 建行继任者刘桂平的下一盘大棋王祖继功成退体 光华对话松下掌舵人:百年松下的转型与新生 抽电子烟也会对尼古丁产生依赖!网友却心疼罗永浩… 委内瑞拉停电7天马杜罗:这是美国发动的“战争” 奔驰宝马路虎林肯沃尔沃全线降价为何它们率先降? 2月豪华车增速放缓背后:宝马领跑ABB销量差距缩小 正在北京出差重庆副市长转任建行党委副书记 “714高炮”平台回探:3·15晚会后出现新变种 大岛优子恋情曝光AKB48神七成员陆续恋爱结婚 冰壶世锦赛中国女队完胜丹麦五战全胜高居榜首 古天乐超重视承诺!光顾好友面店表示支持 林明祯被蜜蜂蛰肿脸已无大碍乐当阿姨不敢自己生 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召开沈建光等展望经济 Facebook游戏界面改版:新增游戏标签上架游戏A… 美国最高法院威胁驳回谷歌与用户的隐私和解协议 学英语到底有没有用?王思聪出来说话了…… BMO:美股美债表现分化股市短期前景不佳 灣區Top10海景餐廳,懸崖小屋,歐式小鎮……看傑倫昆… A妹甘比诺鼓击乐队将压轴Lollapalooza音乐节 隋文静/韩聪世锦赛短节目第二直言满意表现 特斯拉现处于需求地狱潜在的跌幅可达逾75% 影视行业遭遇“寒冬”?业内:是最好的时代 全新揽胜极光申报图曝光PTA架构首款车型 宝马“三步走”战略:整合三大品牌2022年实现120… 山水水泥:2018年纯润同比增长2.65倍至21.97… 高升控股15亿违规担保持续发酵信披违规仍在调查中 瑞信:下调远洋集团目标价至4.1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杜兰特公开承认有小号!IG有1个!但作用是…